????靖州。

????这里,距离北疆已经很有一段路程,单说直线距离,从北疆蛮荒山岭到靖州,需要横穿大概二十个州治的疆域。

????从北疆到靖州,沿途大半州郡,都已沦没。

????巫铁从武国调来了大批人手,甚至调用了白鹇商会的运输舰队,倾尽全力的撤退沿途州郡的子民,但依旧是杯水车薪……

????哪怕巫铁用五行神光大片大片的刷走沿途百姓,依旧有无数的青丘子民沦入雪原部族之手。

????男丁被杀死,女子被掳掠。

????这些雪原部族的子民,他们甚至连豢养奴隶的概念都没有。

????大群大群的男丁,就这样被他们毫不留情的杀死,当做了献给诸神的祭品。

????在最紧急的时候,巫铁甚至让他调来的人手,只迁徙沿途州郡的男丁,将那些女子留在了原地。

????这事情传出去后,但凡听到这事的人,无不骂声一片。

????面临强敌,迁走男丁,留下女子……这等事情,毫无疑问悖逆了人族最基本的一些社会伦理,更激发了青丘神国无数热血男儿的血勇之气。

????无数人在抨击谩骂巫铁。

????但是巫铁……只当不知道。

????他手中掌握的力量,根本无法抵挡雪原部族的侵袭;他手中掌握的力量,根本无法迁走所有的百姓。无论这事情显得多无能,多憋屈,多有悖人伦,巫铁还是这般做了。

????留下那些男丁,毫无蓄奴传统的雪原部族,会将他们全部杀死,巫铁只能优先撤走他们。

????留下那些女子……她们会遭受屈辱,很大的屈辱。

????可是来自地下世界的巫铁坚定的认为,只有生命才是最重要的。生命之外,其他的一切都只是附加物。地面世界的这些百姓,尤其是那些抨击谩骂巫铁的人,他们没有在那黑暗的岩石世界中生活过。

????他们,还没能真正理解生命的可贵。

????“武王……你混账!”

????靖州城,北门城楼上,巫铁倚栏而立,眺望着远处一片若隐若现的幽蓝色冰晶。

????城墙下,数十名锦州城的乡老、名士,在口吐鲜血的朝着巫铁放声怒骂。巫铁已经下达了迁徙令,城外有数百条大小战舰等候着。

????可是这数百条大小战舰,也只能将锦州城和周边两三座城池的男丁迁走。

????女子,还是要留下的……

????巫铁掌控的资源有限,他能调来的战舰、运输舰就这么多,这么多州郡的百姓要迁走安置,他手上的舰船已经捉襟见肘,已经不敷使用。

????他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能为,他只能倾尽全力的保全这些百姓的生命。

????可是舰船数量不够……每天,还有大量的舰船被突袭的雪原战士击毁。

????运力每天都在下降……而且为了预防玄冥老祖们的突袭,各处的空间门都在络绎关闭,想要将北方州郡的子民运去南方,就越发的艰难、危险。

????巫铁看似镇定自若,实则他口腔里已经满是血泡,那都是被心火冲出来的。

????可是这些乡老、名士无法理解巫铁的所作所为。

????“你们都去死,都去死啊……”除开这些站在城墙下破口大骂、口吐鲜血的老人,城内更有一幕幕惨剧不断发生。

????一处处宅邸中,有家中长辈,手持利刃,威逼家中女子或者悬梁自尽、或者投井溺亡。

????更有豪门大户的家主,让人熬了一锅锅的剧毒药汁,将族内的女子聚集起来,强迫她们一人一碗药汁喝了下去,甚至是硬生生的给她们灌了下去。

????“武王,你无德无能,不配为王……你的‘武’,何在?武者,保家卫民,你的‘武’呢?”一名长袍高冠、气势很足的靖州名士站在城墙下,声嘶力竭的尖叫着:“你将各家各户的女子,留给那些雪原蛮人……你,你,你……”

????“你将各家各族的尊严,放置何处?”

????巫铁站在城门楼子上,身体僵硬如山,只是冷眼看着北面不断逼近的冰晶。

????各家各族的尊严?

????是你们这些各家各族头脑人物的尊严吧?

????巫铁举起右手,轻轻一挥:“严查,有胆敢杀害族内女子者,一律处死。”

????巫铁的声音响彻靖州城:“本王无能,不能守卫疆土,抵挡强敌,只能出此下策……诸位自忖有能为者,能力挽狂澜、抗拒强敌者,可顶盔束甲、携带兵器,与本王并肩作战。”

????冷冷的咧嘴一笑,巫铁幽幽道:“或许,你们能延缓敌人的脚步一二……或许,就是你们拼死抵挡的这些时间,本王可以想办法,将你们族内的女子运去南方?”

????满城死寂。

????吐血怒骂的乡老,引经据典的名士,全都闭上了嘴。

????族内女子,关乎名节。名节有损,他们决不能容忍。

????但是和自家的生死相比……族内那些小女人的名节,又岂能和撑起门户的男丁们的生命相提并论?

????许久,许久,某座豪宅中,一名手持钢刀,逼迫自己妻子去喝一碗药汁的俊朗文士,突然狠狠的将钢刀丢在了地上。

????“吓,从今以后,不要说你是某的夫人……吓,大丈夫何患无妻乎?”俊朗文士很潇洒的一甩手,转身大步朝着门外狂奔而去:“来人啊,护送老爷我,速速登船……这武王简直没道理,老爷我,居然还要和那些泥腿子混在一起,蹲大仓?”

????“吓,老爷我这等饱读诗书,有经天纬地之才的名士,不应该享受单独舱位么?”

????“吓,武王简直脑壳坏掉了,老爷我的女眷……就不能,就不能有丝毫优待么?”

????“这天下,那些泥腿子死掉三五万个又如何?让老爷我的女眷就不能……就不能优待一二么?”

????巫铁站在城门楼子上,他的神魂之力笼罩了庞大的靖州城,城内城内外,所有人的一言一行,全都被他看得清清楚楚、听得明明白白。

????听得这位在靖州城颇有名望,家族世世代代在靖州城出任高官的俊朗文士的话,巫铁不由得浑身一阵无力。

????他要保护的,究竟是什么?

????他要守护的,究竟是什么?

????他这般做,到底是对,还是错?

????双手紧扣城门楼子的护栏,十指深深陷入了金属铸成的栏杆中,巫铁浑身无数道纹翻滚,他整个人都变成了漆黑一片,身边散发出恐怖的气息。

????整个城门楼子,连同大半截北城墙,突然无声无息的湮灭。

????所有的砖瓦,所有的护栏,全都被巫铁的身躯吞噬、转化,化为天地元能,成为一缕缕精纯的法力。

????生命。

????贞洁。

????人伦。

????道德。

????北面的冰晶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。

????他们会杀死所有的男丁,会掳走所有的女子。男丁落在他们手上,一定会死。女子在他们手上,会遭受屈辱,但是生命一般无忧。

????巫铁的选择,是对,是错?

????这比同时和六尊玄冥老祖作战,给巫铁的压力还要庞大百倍。

????体内传来低沉的碎裂声,失控的法力在肆虐奔涌,巫铁张开嘴,吐了一口血。

????沉甸甸的血浆落地,‘轰’的一声,将靖州城北面的平原炸开了一个直径百里、深达数里的大坑。城内的一众乡老、名士缩了缩脖子,蹑手蹑脚的跑开了。

????他们已经看到了北面逼近的冰晶,他们已经听到了那些拉拽冰雕的雪原战士的呐喊声。

????还是……逃命吧!

????巫铁用力的摇晃着脑袋,沉声问道:“青丘城,有回信么?老子的军情送过去好几天了,就一点回信都没有?令狐青青呢?公羊三虑呢?他们脑壳坏掉了?现在还在打什么鬼主意?”

????巫铁的咆哮声中,多了几分往日从未存在过的暴虐和残忍。

????无数人的生死,无数人的荣辱。

????以及,这根本看不到任何希望的一战。

????还有,这一战之后,巫铁可能迎来的漫天下的骂名。

????巫铁的心性在急速的转变,无边的压力,无边的怒气,无边的焦灼,七情肆虐,六欲泛滥,将他一颗心翻来覆去的锻打、灼烧,变得越来越棱角分明,越来越坚硬无情。

????这是一个毫无情理可言的世界。

????想要带着身边的人活下去,就要比这个该死的世道更加的无情。

????想要带着一群绵羊反抗一群豺狼,你就必须被豺狼更加狠辣、更加的残酷,否则第一个死掉的,就是你。

????一道狂风呼啸而来,被巫铁派去青丘城传信的,出身大魏盗氏的盗镝脸色惨淡的狂奔了回来。

????“主上……主上……”

????盗镝‘咚’的一声,重重的跪倒在地,脸色惨白如纸,身体摇摇晃晃,浑身冷汗潺潺,已经是精力衰竭,随时可能昏厥过去。

????“主上……陛下……不是……先皇……也不是……令狐青青那老贼,他丢下青丘神国,逃了!”

????“他将自家封地数十州治的子民献祭,卷走了国库和上千州库的财产,带着令狐氏的族人,和他令狐氏的私军人马,以及一应家眷等……逃走了。”

????“他,他将青丘神国的神皇之位禅让给了公羊三虑。”

????“公羊三虑拒不登基,在青丘城和一众将门老祖大吵了数日,如今青丘朝堂一片混乱……群龙无首……彻底乱套了。”

????巫铁瞪大眼睛,转过头去,恶狠狠的盯着盗镝。

????明知道盗镝是无辜的,巫铁依旧一声怒吼,冲上去一脚狠狠的跺在了盗镝的胸口上,当即踹得盗镝大片肋骨粉碎,一口血喷出了老远。

????心火上升的巫铁同样是一口血喷了出来,他一边喘着气,一边嘶声问道:“令狐青青,逃了?”

????“公羊三虑,拒绝接位?”

????“请求城内,群龙无首?”

????“我-入-他-老-母,那群混蛋,他们也算是‘群龙’?一群小丑,一群草蛇,一群不明所谓的混蛋!”

????巫铁指天画地的破口大骂。

????巫铁原本还指望,令狐青青能有什么压箱底的底牌。

????好得很,令狐青青逃跑了。

????巫铁原本还以为,公羊三虑能有什么神机妙算。

????可是这家伙,居然是如此的没有担当。

????一个逃跑,一个甩锅,你们两位既然是如此的品性,你们这么多年的相互争权夺利,相互的坑害算计,还有,你们当年联手架空司马无忧……你们究竟是图个什么啊?

????喉咙口一团火焰喷出,将涌到嗓子眼的一口血烧成了青烟,巫铁沙哑着嗓子沉声道:“仔细说说,青丘城内,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

????远处,一座万丈高的冰雕已经呼啸而来,距离靖州城只有不到三百里。

????巫铁突然大吼了一声,眉心法眼张开,虚空中数千道混沌神雷化为大片狂潮轰了出去。体内法力倾泻一空,那座冰雕通体放出夺目的寒光,化为一个直径百里的光幢扣在了地上。

????混沌神雷呼啸落下,巨大的爆炸声震得地动山摇。

????数万拖拽冰雕的雪原战士被震得双腿战栗软倒在地,冰雕后方驰道上,数以百万计紧随而来的雪原子民被巫铁的狂雷覆盖,雷光闪烁着,无数雪原战士瞬间灰飞烟灭。

????冰雕上寒光闪烁,三尊玄冥老祖凭空瞬移了过来,挥动着爪牙朝着巫铁嘶声咆哮。

????这些天,他们已经和巫铁连续交手了好几次,眼看着又是巫铁拦路,三尊玄冥老祖在虚空中犹豫了一阵子。

????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,另外三尊玄冥老祖也瞬移了过来,六尊玄冥老祖凑在一起,顿时士气大盛、胆气飙升,他们肩并肩的,撒开大步朝着靖州城冲杀了过来。

????“武王霍雄,今日,你一定死在这里!”六尊玄冥老祖和巫铁大战数次,已经知道了巫铁的姓名来历,顿时大声嘶吼着他的名字当众挑战。

????盗镝跪在地上,用最快的语速说清了这几日青丘城的情形。

????巫铁的脸色极其阴沉,他转过身,冷眼看着冲杀过来的六尊玄冥老祖。

????巫铁一人,勉强可以和这六个老家伙纠缠,大家谁也奈何不了对方,只是巫铁落了下风,时常会负伤撤退。

????在其他地方,在漫长的北方战线,还有十二尊同样修为、同样实力的老鬼,正在统辖无数雪原战士疯狂突击。在他们面前,青丘神国的那些神明境老祖不堪一击,青丘神国的军队早就被打得粉碎,除了巫铁派去帮忙撤退的舰队,已经再无成编制的军团了。

????巫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。

????“滚去帮助撤退……令狐青青跑了,公羊三虑怕了……青丘神国这一摊子烂账,本王来扛。”

????“哪怕有滔天的骂名……呵呵……你们要玩,我就和你们玩到底。”

????巫铁抬起头来,狠狠的看了一眼极高的天穹。